<rt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option id="vhn3m"></option>
<rt id="vhn3m"></rt><acronym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•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
    偽娘之家

     找回密碼
     開始注冊
    查看: 286779|回復: 1
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[正常變裝] 我在酒店捆綁的變裝經歷

    [復制鏈接]

    4885

    主題

    6705

    帖子

    7179

    積分

    榮譽會員

    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    積分
    7179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樓主
    發表于 2015-4-25 08:55:37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7月是這個南方城市最炎熱的月份了吧,太陽火辣辣的掛在灰白色的天空,連云似乎也被烤得沒了蹤影。我是在北方長大的女孩,從小就幻想居住在南方溫暖的熱帶,因為睡覺不用先暖被子,還可以天天穿裙子。可是如今才來了一天,我就發現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幼稚,這樣炎熱的天氣,出門不到15分鐘就已大汗淋漓,汗水和防曬油混合在一起,身體就象被曬化了的糖果,又濕又粘,腦子里除了想洗澡,連路兒都不想走。

           開了一天無聊的會議,好在我也只是幫經理做做筆記。到了酒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6點了,太陽依然堅持不懈的暴曬著,讓我一點吃晚飯的胃口也沒有,這次3天的會議,就當減肥之旅吧。想到能掉幾斤肉,我居然笑了,不過很快我就笑不出來了,那個酒店大堂的服務生又在色迷迷的盯著我看。說起來就讓人生氣,昨天來入住的時候,那個服務生就一臉壞笑,盯著我的胸部看。如果他又高又帥也就罷了,偏偏他看起來最多也就1米5幾,皮膚黝黑,和我說話還得抬著頭,這樣的男生還好意思對女生輕薄,我要是他不如去跳河死了算了。

           我迅速收起微笑,擺出很職業的面容,拉了拉套裝的裙角,昂著頭從他的面前走過。雖然一眼也沒有看他,但是仿佛在說,癩蛤蟆是吃不到天鵝肉的,那兒涼快到哪兒呆著去。不過女人的直覺告訴我,直到電梯門關上前,他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我的身體。雖然我滿臉的不肖和輕蔑,心里還是毛毛的。算了,還有兩天就離開了,讓他看去吧,可憐蟲。

           迅速脫掉了高跟鞋,腳踩在踏實的地毯上的那一刻,我的身體好像軟掉的棉花,真想立刻賴在地上不起來了。我提起精神,脫了套裝套裙,從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冰凍的Evia接著我什么也沒拿直接就進了浴室。

           浴室里有一面大鏡子,開了熱水,鏡子迅速開始囤積霧氣。我知道這個時候鏡子里的我是最美的,蒙朧的霧氣掩蓋了細節,總讓我變得好像神話里的仙女。不過現在的我卻更象色情電影明星:高挑的身材,幾乎全裸的身體,黑色的絲襪,正解著胸罩帶子。我腦子里突然冒出一個好笑的念頭,如果這時候那個色色的服務生看見我,大概鼻子也要噴血了吧。雖然是個委瑣的小個子,但是被人欣賞多多少少還是會讓女人開心的。

           痛痛快快的洗了一個熱水澡,蒸發掉了一身的疲憊,我才發現浴室里什么都沒有,浴室里竟然沒有新換的浴巾,真是差勁的酒店服務,還自稱4星級。還好不是在寒冷的北方,我沖出浴室,來到衣柜前,希望能在里面找到備用的浴巾。雖然一絲不掛,現在的我可一點不性感,倒象是掉到水里剛爬上岸的狗狗,耷拉著毛發還滴著水。如果找不到浴巾,只有先用被單了,我沮喪的想著。

           打開柜門,看到柜中的物件,我不由的愣住了。柜中確實有浴巾,很多條浴巾,但是這并沒有什么好驚訝的。令我驚呀的是柜中掛著的一樣東西,那樣我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是什么的東西,這是SM的皮質拘束衣服。

           這樣東西我其實是不陌生的,我自己平時偷偷的也常看一些SM的網站,有時也幻想過成為SM圖片里被緊緊束縛,帶著口塞的女主角。可是幻想畢竟不是現實,我畢竟是女孩,這樣的東西敢看卻不敢買,即使和男友親密的時候也只是偶爾偷偷把雙手雙臂壓在背后,裝成被捆綁的樣子。這種嗜好如果讓男友知道,只會讓他覺得我不是個好女孩。而我是個自立的女孩,男人的尊重和肯定對我來說很重要。況且我更希望找的是個愛自己,把自己當成公主寵的男人,而不是只喜歡虐待奴隸的主人。

           雖然不陌生,但是我還是被眼前這件皮質拘束衣嚇的說不出話來。它是誰的,為什么會在這里?是以前客人留下的嗎?我的腦海里充滿了問題,卻沒有答案。我拿起電話,按下總臺的按鈕,電話通了,我卻沒有說話,盯著打開的柜門發呆。幾秒鐘后,我掛掉了電話。我決定通知總臺把這些東西拿走,但是在這之前,我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。

           我走到門口,在門外掛上了請勿打擾的牌子,接著回到柜前,小心的拿起了拘束衣。那是黑色皮革做的,與其說是衣服,不如說是連在一起的一條條3厘米寬的皮帶。皮革非常厚,手感卻非常好,接觸到皮革的時候有柔軟粗糙的觸感,可是稍微一用力,卻又象鐵一樣堅硬,和充滿彈性的繩子完全不一樣。我以前一直以為皮革的感覺好像有彈力的橡膠,原來不是這樣的。我微微用力想把拘束衣從鉤子上拿下來,卻發現拘束衣出奇的重,不用力跟本拿不動。我仔細一看,原來在每條皮帶的邊上,都鑲著銀色的鐵絲,怪不得皮帶那么堅硬。

           我用力將拘束衣拿了下來,用雙手舉著,大約20公斤的樣子。我的手很快就酸了,可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卻在全身蔓延開來。我本來只是想仔細看看拘束衣,不確定要不要試穿一下,可是那種堅硬,沉重的感覺讓有一種被束縛的沖動。如果將拘束衣穿上,將皮帶收緊,再帶上皮銬,且不說那鑲著銀絲的皮具的壓迫,即使是拘束衣本身的重量大概都會讓我有強烈的束縛感。

           我再仔細觀察,發現拘束衣的構造極其復雜,和普通雜志上看到的拘束衣不一樣,眼前的拘束衣幾乎是所有拘束具的大集合:從頭部的塞口到大腿以及腳踝的皮銬,應有盡有,全都連在一起。

           因為所有的皮帶都是打開的,只是每條皮帶上面有金屬的小扣,所以我并不知道他們合起來后是什么樣子。拘束衣的最上邊是由三條橫著的皮帶,一條豎著的皮帶組成的“羊”形,中間的皮帶連著一個紅色的大球,不用說是用來塞口的。
    接下來連著的是一條稍粗帶許多小鐵圈的皮帶,大概是項圈了。接著就是許多長皮帶,在大約是胸口的部分十分復雜, 皮帶有長有短。

           到了胸部以下又開始稀松,再往下看,原來在女生下面的那個部位,是三條皮帶。終于,我的理智和矜持被好奇心征服了,我決定無論如何穿上這件拘束衣試試。

           我簡單的擦干了身體,穿上了內衣內褲。然后將三條皮帶從兩腿間穿過。這三條皮帶很短,而且是連在腰間的皮帶上的,要把腰間的皮帶扣起來,得很使勁拉才行。我用勁將腰間的皮帶向上拉到腰部,皮帶緊緊陷入了我的身體,身體立刻就有了充實的感覺。我用勁拉緊腰間的皮帶,皮帶的設計很獨特,沒有帶扣,而是一排鐵制的按扣,拘束衣上所有的皮帶都是這樣設計的。拉到最頭,將一排按扣按在一起就可以了。打開的時候用力將按扣一個個拔開,似乎沒有什么困難。皮帶最頭上的一個按扣有一個小孔,大概是可以鎖起來的,不過我可沒有興趣那樣做。

           我拿出一雙絲襪,半透明的黑色絲襪,蕾絲筒口,穿上后腿部的線條微微反光。我開始扣大腿上的皮帶。那是兩跟中間連在一起的皮帶,分別在大腿的兩側扣上。皮帶同樣很粗很硬。但是因為里面接觸身體的部分稍軟,所以并沒有特別的不舒服。

           我用力扣上兩條皮帶,皮帶緊扣絲襪的蕾絲邊,將兩條大腿連在一起,并勒住大腿,產生陷入肉里的效果,不過,我并沒有感覺到不適。我坐到了床上,開始系緊膝蓋上的皮帶,上下各兩條,將膝蓋緊緊連在一起。再往下,就是腳鐐了。

           腳皮銬十分粗大,外面的中間四分之三包著鐵,沉甸甸給人十分厚實的感覺。皮銬也是扣式設計,一樣可以鎖起來。兩只皮銬中間象征性的有三個鐵圈,算是鎖鏈,其實根本沒有太多活動的余地。

           再仔細一看,腳皮銬下面竟然連著一些東西,原來竟然是一雙高跟鞋!

           我是很喜歡高跟鞋的,尤其是腳踝帶扣的高跟鞋,也許是潛意識里的SM在作怪吧。不過腳皮銬下連著的高跟鞋卻十分不同,它的鞋底十分小,勉強支撐住腳底板,面上只有兩條皮帶。最與眾不同的是它的鞋跟,竟然有10英寸長,基本上穿上后就是用腳趾在走路!還好我也不打算真的穿著走路,所以沒有猶豫,我將雙腳放了進去,并將皮帶一一扣緊,最后將腳皮銬拉到最緊并扣好。
           現在我的整個下半身都被皮帶緊緊的束縛住了,我站起來試著走動,腳更本邁不開步,只能左一點右一點的挪動。10寸的高根把我穿著黑色絲襪的腳拉長到了極限。為了站立必須繃緊小腿,腳部的曲線也格外好看,雖然極度不舒服,卻立刻讓我的身材高挑了起來。才走了幾步我就開始享受到了受虐的痛苦,我又跳回了床上,喘了幾口氣,既然到了這個地步,一鼓作氣,上半身也把它給綁完。首先是胸部,那里的皮帶也最多。我慢慢的把皮帶整理開來,長的有三跟,中間連著兩個皮圈,不用想也知道是那里的。我從背后將皮帶拉到胸前,將皮圈套上胸口。出乎我的意料,皮圈是橡膠做的,有很強的彈力,一用力就可以卡在胸部上,讓前胸更突出,堅挺。我低頭驕傲的看著自己,平時謊稱B Cup,現在怎么看都有……

           我將三根皮帶在身體兩側扣死,胸部又勒緊了幾分。現在我開始檢查剩下的皮帶,它們大都和胸部的三根皮帶連在一起,左右各有一個小皮扣,是用來束縛手臂的,背后有兩個包著鐵皮的手銬,緊緊連在一起,很厚實,但是比腳銬略小一點。胸部皮帶的上面,連著項圈和口塞。我決定先從那里開始。首先我拉緊并扣上項圈,項圈頂住我的脖子,上半身立刻不由自主挺立了起來,項圈由前后的皮帶連接著胸部,讓我很難前傾或后仰。

           接著我開始研究口塞的羊字型皮帶。首先我將圓形紅色的口塞放進嘴里。口塞十分大并且是充氣的,并沒有完全充滿,如果充滿氣根本不可能放進嘴里。不過即使是沒有完全充滿,也放得十分艱難,我很用力的將口塞一點點的往嘴里擠,剛開始因為氣壓的關系,口塞一直往外跑,可是當大部分口塞都進入嘴里后,拿出來似乎就變得有些困難。因為口腔的自然關閉,充氣口塞將嘴填得更滿。我將皮帶拉到腦后,用力扣上,現在我試了一下,無論怎樣大聲叫喚,發出的也只是鼻子唔唔的聲音,連舌頭也被擠壓在口塞的下面,一點力都使不上。

           另外兩跟皮帶一根勒住下巴,讓我不能張大口,另外一根罩住眼睛,原來這不是一條皮帶,而是眼罩。扣住后接下來的一切就必須在黑暗中進行。我想了一下,似乎沒什么可害怕的,所有的帶扣都可以打開,于是義務反顧的扣上了帶扣。我想大概任何束縛都沒有頭部的束縛來的強烈。嘴里被口塞充滿,下巴被勒緊,眼睛一片漆黑,脖子被分隔的好像已不是身體的一個部分。接下來就只有手了。手臂比較簡單,拉緊兩邊的帶扣,手臂自然就深深陷入了身體兩側。可是手腕就比較困難,背后的皮手銬掛得十分高,一只手可以很容易的扣住,并且由于按扣很靠近手腕,用扣住的手就可以將按扣拉開。可是另一只手用盡力氣也抬不到手腕。

           我倒在床上,想利用身體壓住手腕,然后慢慢銬上,但是好不容易對上手腕,卻找不到按扣了。我不停的扭動身體,想將按扣挪到正確的位置,可是越急越難以對上。我的眼前一片漆黑,為了使勁,我不由的抬高身體,皮帶將我的身體蹦得緊緊的,大小腿無論如何掙扎也分不開皮帶的捆綁,腳背被鞋拉成一條直線,嘴不聽話的發出嗚嗚的聲音,口水不由自主的從嚴嚴實實的塞著的嘴邊流了下來。就在我快要累虛脫的時候,啪的一聲,我的雙手被緊緊的銬在了身后。我的身體也立刻癱軟了下來。我開始幻想,一個美麗的女孩,一個人離開家在陌生的城市,被蒙著眼,被塞著口,被捆綁著身體,被緊縛著大腿,被鐐銬緊鎖雙腳雙手,無助的遺棄在陌生的旅館里。
           我靜悄悄的躺在床上,不時的掙扎兩下,可是很快我被皮帶勒住的皮膚就開始發痛,我開始覺得冷,空調被我開得很大,現在除了穿著絲襪的腿,身體上的汗被冷風一吹 ,似乎都結起了冰來。 我現在強烈的想把束縛解下來,可是身體剛經過這樣大的折騰,哪里還有剩余的力氣。我試著翻了翻身,好讓自己的手可以活動帶扣,可是只是稍稍一用力,身體各部位的束縛就開始折磨我,我喉嚨里發出痛苦的呻吟,眼前卻還是漆黑一片。這個時候的我才真實感受到了被緊縛虐待的無助和痛苦。為了讓自己好受一些,我只好盡量不動,希望休息一段時間,體力恢復后再解開自己。

            可是皮帶卻好像不肯放過我,全身的皮帶好像開始越勒越緊,身體的敏感不但沒有減輕,反而越來越真實,最要命的是身體里奇怪的開始越來越癢,好像千萬個蟲子在撕咬,非常難受。 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被緊縛著了,只想趕快恢復體力,解開自己。我咬著嘴里的球,竭力使自己平靜下來。我開始在心里想陽光,海岸,綠色的椰子樹這些美好的事物,好在沒有人打擾,很快我就慢慢忘記了身體的各處折磨,疲憊的大腦漸漸的產生了睡意,我想,睡一會也好,其他的等起來再說。

            “砰砰砰”,不知睡了多久, 隔壁套間一陣輕微的敲門聲,將我從迷糊中拉了回來,我下意識的一提身體,全身的束縛又開始活躍,把自己嚇了一跳。迷糊中我意識到我現在還是被塞口緊縛著,雙手反綁在身后,一動也不能動。不過身體好像又不那么難受了,我輕輕的抖動自己的身體,慢慢的享受著緊縛。 “砰砰砰”,敲門聲再度傳來,不過這次我聽得很清楚,敲得是我的門啊。“客房服務”,隨著敲門聲,門外一個男聲喊著。我的背脊涼了起來,現在是晚上啊,我沒有要求,怎么會有客房服務,該不會我掛錯了牌子吧?難道“請勿打擾”的牌子被我掛成了“清潔客房”? 我后悔沒有把門栓插上,不過敲門聲再也沒有想起,我屏住呼吸,希望這只是一個誤會,門外的人已經離去了。

            可是我錯了,短暫的沉默后,我最不希望的事情發生了。我聽見那人將門卡插進鎖孔,“噼”的一聲,電子門鎖開了。

            這下我陷入了恐慌,天哪,我可不想被人看見我被綁成這樣,太丟人了。我顧不得身體的不適,用盡力氣一個仰臥起坐,胸部被拉扯的一陣疼痛,可是我沒有時間考慮了,我現在唯一想的,就是躲到浴室里。

    可是我一直躺著,忘記了腳上鎖著10寸的高跟鞋。我現在只有腳趾著地,雙手又被反綁在背后不能作站起來的支撐,完全沒有辦法從軟綿綿的床里站里起來。

            門已經被打開了,我聽見門外的人正在把客房服務的清潔車往客房里推,我嘴里不停大叫“不要進來”,可是發出的只是“嗚嗚”的聲音,以及不停下流的口水。終于我鼓起勇氣,往下一坐,力氣匯集到腳尖,再利用床的彈力迅速往上站,一陣鉆心的疼痛讓我不由自主的大喊了出來,可是到嘴邊也只是嗚的一聲而已。我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沖出了眼眶,屈辱感遍布了全身。終于,我踉踉蹌蹌的站立了起來。

            門外的人已把車推進了門,因為進了門后是一個小走廊,他現在大概還看不到我。但是他顯然聽到動勁了,開始問“有人嗎?”。我還是用力重復著大叫“不要進來”,可是那聽起來就象小孩子在吐口水,顯然來人不明所以,因為小車又開始向前推了。可是且不說眼前一片漆黑,我的大小腿還被綁在一起,只有雙腳勉強可以移動三個鐵環的距離而已。我用盡全力向前走,可是外人看來,就好像一個人在扭著扭著慢慢前進。而且每走一步,我身上的皮帶就會把我從頭到腳折磨一遍。我急了,開始往前跳,只跳了一步,就失去了平衡。

           沒有手的保護,為了不摔得頭破血流,我趕緊蹲下才勉強保持住平衡,等我再次踉踉蹌蹌的站立起來的時候,那人已將小車推進了房里,“嘎”的一聲在我身邊停了下來。 有好幾秒的沉默,他沒有說話,我站在那里除了尷尬,也不知道說什么。我什么也看不見,不知道他的表情。可是我自己的樣子卻是知道的。一個年輕的女孩,蒙著眼,只穿著內衣和絲襪,全身被皮帶捆綁得都陷進了肉里,帶著腳鐐,手被反銬在身后,嘴里塞著大大的球,還不停的滴著一絲絲的口水... 我想他一定驚訝的張著嘴,眼睛睜得比看見自己中了彩票還要大。

            幾秒過后,我決定采取主動。既然被看見了,臉也已經丟了,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自己迅速解開。于是我站直身體,挺起胸,好像自己并不在乎的樣子,對著他的方向“嗚嗚”的叫著。我故意裝得很生氣,好讓他知道我不希望他繼續在這里呆著。

            可是他很不識趣,居然開口問我“小姐,需要幫忙嗎?”語氣里似乎還有笑意。

            決不能讓他占上風,好在我也看不見自己,我鼓氣勇氣,轉過身體面對著他的方向,用生氣的口吻一個字一個字的喊到:“出---去---”。雖然只是“嗚---嗚---”的兩聲,可是三歲的小孩也能從我的語氣里聽出憤怒。

            這一招果然有效,果然我聽見他退了出去,并關上了門。那一霎那,我的一顆心放了下來。不知道是被人看見,還是什么別的原因,經過這樣的驚嚇,我居然產生了一絲被虐待的快意。人在危險的時候常常被嚇得半死,可是過后反而覺得刺激。我舒緩了一下麻木的雙手,開始摸索手銬上的帶扣。

            可是我又錯了,門關上后,我聽見上插銷的聲音,他又走了回來。這下我完全慌亂了,天那,他要對我做什么?我“嗚嗚”的喊叫著,身體向后退,臉上寫滿了害怕,剛才好不容易裝出來的一點高傲,完全不見蹤影了。

    只轉了不到一圈,我的方向感就完全消失了。原先雖然看不見,我還能憑借記憶,勾畫出房間的地形,可是現在,我一下完全不知道自己身處、面向何方,我一下陷入完全的黑暗中, 再加上自己緊緊被縛,餓狼又在身側,那種孤獨,無助,任人宰割的感覺,遍布了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。
    回復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0

    主題

    4

    帖子

    25

    積分

    新手上路

    Rank: 1

    積分
    25
    推薦
    發表于 2017-7-2 15:40:04 | 只看該作者
    樓主沒有發完全,給你補上。后面還有這些:

            我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一邊摸索著解開手銬的帶扣,一邊一小步一小步后退,希望能碰到一堵墻。如果我能盡快揭開眼罩還有去除口塞,那么我就不再害怕了。我慢慢扭動著后退,還沒有碰到墻,可是右手上的按扣已解開了一大半,越往后越難解,可是我感到皮手銬已經松了一些,似乎只有一個扣子了。

            我用力伸展右手手指,抓住盡可能多的皮扣,接著用力一拉,右手的皮扣開了!我心里一陣狂喜。可是還沒高興完,我的腳踩上了軟綿綿的東西,我一個蹌踉,趕忙向前又跨了一步,沒想到這一步跨大了,我被腳鐐一絆,身體無法控制的向前倒了下去,就在我覺得要碰到地面的時候,背后突然感到一股大力,接著身體就接觸到了軟綿綿的被子。原來他把我面朝下扔到了床上。

            我還來不及高興沒有摔得頭破血流,突然,右手碗又被塞進了鐐銬里。伴隨著“啪啪”的聲響,他又將我的手扣了起來。我死命掙扎,用手撕拉著皮銬的按扣,卻怎么也拉不開一個按扣,我用手摸索著,突然,我的心好像掉進了冰窖:天啊,他在我的左右皮手銬上各上了一個鎖,這下如果沒有鑰匙,我自己是無論如何再也打不開束縛了,我現在是徹徹底底的被鎖起來了。

            他還沒有停手,一股大力將我翻了過來,我現在整個正面被暴露在他面前,而我卻什么也看不見。他開始從頭到腳檢查著什么,伴隨著輕微金屬碰撞的聲音。突然我明白了,他是在檢查每一跟皮帶,并為其上鎖啊!

            我害怕起來,不停得扭動,可是卻又哪阻止得了,我被束縛成這樣,他只要稍稍一使勁,我就動彈不得。無端的掙扎只是加重了我對自己的虐待而已。不到一分鐘,我的全身的皮帶,項圈,口塞,鐐銬,都在咔嚓聲中鎖死了。我害怕的發著抖,絕望的在他的面前哭泣。我的尊嚴,高傲,矜持,都在他面前消失了,我嘴里“嗚嗚”得叫著,只乞求他能可憐可憐我,不要因為一時心血來潮而做錯事。

            接著他在我耳邊突然開口,嚇得我全身一抖。那是一種很變態的聲音,輕飄飄,軟綿綿的,好像在對不懂事孩子說話,聲音里還帶著得幾分得意,和先前的聲音完全不同。“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知道你喜歡玩這個” 他幽幽的說道,“我給你特意冰凍的水,你喝了嗎?”。

            那一刻,突然好像一個炸雷在我腦中鳴想。一個人影在我眼前浮現,我突然全明白了。喝起來苦苦的水,突然出現的拘束衣,莫名奇妙的沖動,夜間的客房服務,還有他給我上的十幾個鎖。原來這一切全是圈套,全是一個人,那個猥褻的大堂服務生,全是他計劃好的!

            他是怎么看出我喜歡SM的,難道是因為我穿的帶扣的高跟鞋,還有酷似手銬的手表和手鐲?他一直在設計一個陷阱,每次他看到我不壞好意的笑,原來都是在幻想美麗,高傲的我被灌了春藥、塞口、捆綁、鐐銬、然后落到他手里的樣子,而我卻一點也不知情,還自己把自己捆綁起來,最終掉落了他的陷阱里!

            如果只是意外,那么我還有希望。現在這一切全都是設計好的圈套,接下來會發生什么,我完全無法預料。一陣陣恐懼和絕望向我襲來,我抽噎的更厲害了。他卻完全不管我的死活,一邊撥弄著我的頭發,一邊還在問:“想出去走走嗎?”

            我死命的搖頭,嘴里喊得嗚嗚直響,我想說“我當然不想要,快點放開我”。可是他卻故意說,“想啊,那好,我帶你出去吹吹風。” 。只聽“咔嚓” 一聲,我的項圈上似乎又多了一條長長的鎖鏈,和一個叮當做響的鈴鐺。

            不容我反抗,他用力拉扯鎖鏈,將我從床上拉了起來。接著他就牽著我往前走。我不知道要被帶去那里,這里可是酒店啊,我這樣被帶出去,不是要被所有的人看到,以后叫我一個女孩子怎么見人呢?可是我根本沒辦法反抗,我的雙腳僅僅腳尖著地,連站穩都成問題,根本沒有力氣去抵抗一個成年男子。我本想不如坐在地上,打死也不配合,可是以我現在的狀況,抵抗的話可能到頭連命都會送掉。被牽出去,總還有求救的機會吧。

            于是一個美麗的女孩,僅僅穿著內衣和絲襪,全身上下被粗大的皮帶緊縛著,上了鎖,被戴上了眼罩、塞著口,強迫昂頭挺胸,捆綁著大小腿,雙手背拷在身后,雙腳戴著厚重的腳鐐,顫抖著站立在10寸的高跟上,抽泣著邁著小步,伴隨著清脆的鈴鐺聲,在無助和絕望中,任由一個不知名的猥褻男人牽著,不知道要被帶到這個陌生的城市的什么地方去了。
    回復 支持 7 反對 0

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開始注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QQ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偽娘之家 ( 豫ICP備14004748號-4 ) 防水墻 公備 

    GMT+8, 2019-3-14 04:24 , Processed in 0.12480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z xt4

    © 2014-now wnjia.cn.
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703彩票网正规吗
    <rt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rt>
    <acronym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  <option id="vhn3m"></option>
    <rt id="vhn3m"></rt><acronym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• <rt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rt>
    <acronym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acronym>
    <option id="vhn3m"></option>
    <rt id="vhn3m"></rt><acronym id="vhn3m"><optgroup id="vhn3m"></optgroup></acronym>